河南汝阳刘笔业开发有限公司欢迎您的光临!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站内地图 |
中华老字号
文化遗产
名牌产品
萃文牌商标
销售电话:0394-8380778|手机:15538676656|在线QQ:1632544099
您当前位置:汝阳刘毛笔 >> 文房四宝 >> 关于墨 >> 浏览文章

汝阳刘和你一起探析书法中的墨法

2013-6-22 9:29:52 本站原创 佚名 【字体:

墨法乃书法技法中的重要组成,亦称“血法”,前人谓墨为字之血,所以有此一说。包世臣《艺舟双辑》中认为:“画法、字法,本于笔,成于墨,则墨法尤书艺一大关键已。”董其昌《画禅室随笔》

则强调:“字之巧处在用笔,尤在用墨。”墨色不同变化不仅影响作品整体章法布白,对创作者思想情愫及作品意境影响很大,墨的干、湿、浓、淡、焦形成线条的方圆、曲直、粗细、疏密、浓淡、干

湿、动静和刚柔有节奏的变化,导致气韵生成,所以说,墨色变化也是书法“中和”思想的重要体现。
笔墨纸砚四者,笔是书写工具,墨与纸是使用材料,四者有相互影响的关系,对墨法进行探讨时必须明白这一点。使用健毫笔搭配浓墨,更能表现苍拔雄劲之笔力,王澍说:“墨须浓,笔需健,以健笔

用浓墨,斯作字有力而气韵浮动。”砚是一种容器,若质地优良,则极易下墨与发墨,所谓“墨逾坚者,其恋石也弥甚”,对墨色表现大有裨益,使书法表现达到尽善尽美。旧时都是磨墨,如今大多用

墨汁,对砚台要求不是太高。从严格意义上来说,磨墨比现成的墨汁要好。墨汁在制作中含有大量胶质,容易沉淀,有时涩笔难行,不如磨墨效果佳,这就如同放在冰箱里冷藏的食品与新鲜食品口味无

法相比的道理一样,并且更为重要的是,磨墨过程实质上是构思过程,也是酝酿情感的过程。经过磨墨,可以做到胸有成竹、意在笔先,省略这个过程,势必要逊色些。初学写字或临摹日课,为节时省

事,不妨改用墨汁,但最好还是渗少许水用墨条磨一磨,以分散其渣滓。宋苏易简《文房四谱》云:“研墨如病,盖重其调匀而不泥也。”研墨要凉,凉则生光,而不宜热,热则生沫。其中还要考虑到

选墨问题,选墨要求质地坚细紧实,磨出的颗粒细腻,若胶重有杂质则不宜,上砚无声者尤佳。色泽黑亮,以黑中泛紫光为最上乘,纯黑次之,青光又次之。
墨色时常因书体风格不同而有所区别。一般说来,风格雄强者多用浓墨,淡雅秀逸者用淡墨。不同历史时期的不同书者,有不同的喜好主张。宋多用浓墨,东坡居士谓用墨“须湛湛如小儿目睛乃佳”,

观其书作笔墨沉酣丰腴、神凝韵厚而力透纸背。颜真卿、刘墉、康有为、沙孟海和陆维钊等大师也都是善用浓墨的典范。淡墨作书予人清淡古逸之韵,当书家想要表现清和静雅的意境时,可用淡墨,但

不能太过,欧阳询说:“墨淡则伤神采,绝浓必滞锋毫。”因而必须做到“浓欲其活,淡欲其华。”姜夔《续书谱》云:“凡作楷,墨欲干,然不可太燥。”淡墨一般用于行、草书创作,而不宜作篆、

隶、楷书。明董其昌善用淡墨,书迹清淡古雅、秀逸淳和,透露出飘然欲仙、不染凡尘烟火的气息,清王文治也专尚淡墨。使用淡墨常有四种方法:一是用清水将浓墨稀释后使用,这是最简单的方法;

二是用笔毫先蘸少许浓墨,墨多时可在砚边揩拭,再多蘸清水后运笔,连续写下去,墨色便会产生由淡到浓、由润而燥,丰富的层次变化;三是笔肚饱蘸清水后,用笔锋蘸少许浓墨使用;四是先把笔洗

净,略挤笔毫,稍含水分,再蘸少许浓墨,写至笔枯锋散时,在砚边抹拢锋毫再写,依此往复,笔下墨色便形成浓淡枯润的节奏变化。
在传统哲学范畴的阴阳两极中,浓墨属阳极,淡墨属阴极,实际上,墨法并不是简单的浓淡两极,而有多种变化。首先要注重水的妙用。黄宾虹强调说:“画架之上,一钵水,一砚墨,两者互用,是为

墨法,然而两者各具其特性,可以各尽其所用,故于墨法外,当有水法。”李复堂说:“八大山人善于用笔不墨不佳,石涛善于用墨而笔不佳,我善于水,笔墨关纽在于水。”水墨结合形成润墨,墨色

常从点画中晕化开来,古人形容为“润含春雨”,行笔需快捷灵动,不可凝滞,润墨使点画有丰腴圆满但不臃肿的韵致,浑厚华滋。其次是枯墨的配合运用,包括飞白、枯笔和渴笔等,能较好地体现出

沉着痛快的气势和古拙老辣的笔意,即孙过庭《书谱》中“带燥方润,将浓遂枯”所指。在运笔中有意识使墨干一些,用笔迅猛磨擦纸面,笔画呈现出的毛而不光的线状,米芾尤善用此法,笔触疾中带

湿、枯中有润,似干实腴,所谓“干裂秋风”。在用墨过程中,浓淡并没有定规,完全以书写态势变化为转移,欧阳询在《用笔论》中说,“其墨或洒或淡,或浸或燥,遂其形势,随其变巧”,不可片

面、生硬地去追求墨的浓重或枯涩。清代姚孟起说:“功夫深,虽枯亦润;精神足,虽瘦亦肥。”有了深厚的笔墨功力,墨枯处显润之妙味,墨润处反见枯笔意境。如果使用枯笔不当,墨色沉闷,给人

以虚浮的感觉,不善用润墨者,墨气虽厚重,却是乱泥一团,臃软无力,此是用墨者大忌。
书画兼善者的墨色变化能力,确实有许多单纯书家不及的地方,最善用墨者远有王铎,近如黄宾虹。王黄二人同为书画大家,但各有不同,王铎善用“涨墨法”,得益于生宣羊毫的使用,在初期并不能

得心应手,留心王铎早期作品,有时表现效果并不好,临摹王铎作品时不必照葫芦画瓢。对某种新兴材料尝试有适应过程,尤其是在生宣上,掌握难度大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墨法有时可得其一,而不

可得其二。王铎“涨墨法”是为了追求视觉效果,有的时候是一个墨团,王铎求的也就是一个墨团,有对于整体表现形式的要求。黄宾虹墨法更加复杂,而且应用到金文创作中,这是对王铎墨法的深化

开拓,对当今书坛影响巨大。他对墨法创造性变革彻底解放了书人在用墨上的保守姿态,以更加开放的目光来树立书法新的审美范畴,使书法创作表现形式更加丰富。当代书坛,如果书家笔法精妙,结

字甚佳,但不精墨法,创作能力将受到质疑。
墨法应用关乎笔法、章法与结字三者。墨法相对笔法来说,笔法技术性操练的成份居多,一般情况下,存在恒定性,除非在乖合极度反常的情况下存在发挥失常的可能性,墨法则不具备恒定性,每次加

水的多少,以及间隔时间的长短,都会影响墨的表现效果,具有不可控性,因而难度大,即使是最熟练的书家,在创作的一瞬间也会有失误。墨法使书法显得更有情趣,是对笔法的重要补充,对章法也

起到调节作用,王铎更多地就是从章法角度去考虑,改变局部疏密对比关系,进而影响整体视觉审美效果。在具体创作中,要注意多种用墨方法融会贯通、灵活运用,使作品尽显墨法之趣味。对于墨色

本身与白地的关系也要加以考虑,所谓“计白当黑”,“于无字处见真味”,这才是用墨的最高境界。

相关阅读: